莞尔一笑

睡起莞然成独笑

回到顶部

你在天堂还好吗


奶奶去世五年了。

或许我的骨子里真的流淌着和那个人一样凉薄的血液,所以我竟然没有恍如隔日的感觉,没有日日思念她。

毕竟奶奶是为数不多的疼爱我的人。写下这行字,我的泪水突然不受控制般涌了出来。看来我还是思念奶奶的。

现在回想起奶奶,突然想不起太多的东西,就是有这样几个一直忘记 不了的画面。

第一个画面,奶奶临走之前医院让准备后事了,我提前在奶奶家等着。当奶奶被小爸爸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,身子深深的弯成了一个弓形,我突然发现奶奶怎么那么瘦了,就像一片枯萎的树叶,没有生机,随时好像要被浓黑的夜风吹走一样。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,那一刻,我低头擦泪,突然就看到了我的影子,小时候走夜路,黑黑的路映着惨白的月色,我看不清前面的路,恐惧就像脚下的影子紧紧的粘着我,不肯走开,我的喉咙好像被谁扼住了,我害怕那样的感觉,我知道那叫恐惧,如同那一天,从来没有经历过死亡本来对死亡没有概念的人,在看到奶奶被抱出来的时候,我知道了,这世界上,仅有的几个疼我爱我能想着我没人管的人,要少一个了,我以后去奶奶家,她再也不会蒸好吃的大馒头,再也不会炒我最爱吃的辣椒火腿,再也不会有人顶着我爸爸的暴脾气,对他说你为什么不管她,她也是你的女儿,再也不会有人在站在朱红的大门口送我出门,院子里的蔷薇月季牡丹再也不会开了……直到现在我想起这一切,我的心里还是一绞一绞得疼,怎么也忘不了那一眼我看到的如同落叶般的奶奶。

第二个画面,便是每次去看望奶奶,她接我进门送我出门时的样子。那时候我经常回老家,每次都会去奶奶家,从胡同拐进去不远就是朱红色的大门,每次不到门口,我便抬头看着墙上的爬出来的丝瓜藤,绿油油颤巍巍的摇摆着,心情便莫名变好了,尽管我已经二十几岁,我还是会在那里就喊,奶奶我回来啦。我从小就是个大嗓门,也许也有那从小养成喊的习惯吧。转进大门,一抬头便是奶奶笑眯眯的脸,有时候她从厨房出来,有时她站在厦子下面,都是一个姿势,伸长脖子往外看,看我欢快的跑进来,笑眯眯的说哎哟我孙女儿回来了……当我离开的时候,每次奶奶都会和爷爷一起送我到门口,我常常会想起那个画面,我边走边回头说回去吧,回去吧,奶奶和爷爷嘴上应着,脚下却从来不动,每次都要看不见我才会回去,离别总是好心酸,我一步三回头地看,现在想起来的都是爷爷佝偻着的腰还有奶奶不舍得神情。现在的我也很少再去奶奶家了,奶奶走了之后,爷爷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,被送去了养老院,过年去看小爸爸,没有了女主人,那院子已经荒凉的不成样子……

奶奶去世之后,不知道为什么,我很少梦见她,只有少数的几次,记得最清楚的一次,我看望爷爷回来,心里难受,那时节也是我压力比较大的一段时间,晚上便梦见奶奶让爷爷来找我,在一条幽深的巷子里,下着小雨,梦里的爷爷走路稳健,我还疑惑爷爷的腿什么时候这么有劲儿了,爷爷拉着我的手说你奶奶等着我们呢,我们一起去看她吧……

如果可以,我真的想再见奶奶一次,问问她,你在天堂还好吗?


评论(2)
热度(5)
©莞尔一笑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