莞尔一笑

宿昔不梳头,丝发被两肩。
婉伸郎膝上,何处不可怜。

回到顶部

我是不是太矫情了,太容易生气了?

评论
©莞尔一笑 | Powered by LOFTER